!没有这件宝物,钱初见很可能错过一个天大的机遇!
 
  “前辈,此话怎讲!难道这三个盒子中,还有重宝吗?”莲义不解的问道!
 
  月老眉头一杨,然后笑了起来!对着莲义笑道:“哈哈,小友所言不差,当然有好宝贝了,铁盒里面是黄金万两,你们所得木盒,里面是龙涎香,是一种奇珍异宝,可以用来召集灵兽,异兽!水晶盒子里面是三
  “谢谢月老爷爷,有了龙涎香,我们已经知足了!”衣儿连忙谢道!
 
  “其实,你们所得也不差!这龙涎香是风月谷特有的异宝,独此一份,平常人是得不到的,也是看在你们运送物资辛苦,又这么诚恳道歉,那就将它交给你们吧!”月老红袖挥道!木盒随灵风起,丝毫不差已不见月老,高耸入云的神山也不见了踪影!周围恢复如初,似乎一场梦境,神山月老都没出现过一样!空荡荡的风月谷,一切还是这么平静!
 
  三人在原地,对着远方一拜!这一拜是遇到了贵人!仙尊修为的贵人,因为中州世界里,不是人人都似月老好说话,在中州世界里偷盗,盗贼通常没有好下场!虽然说三人无意挖宝,可是这风月谷是月老的疆土宝地,所有东西归属于月老掌管!即使他们无心,也算掠夺者了!
 
  初见看着周围,也没路人经过,索性想着把东西分了吧!也是离别之时了!对着两人说道:“衣儿,这趟押送物资,全依靠你,这龙涎香就是你的了!银龙枪断裂了,这块灵宝,就是莲义的了,我呢,就要点散碎晶石,这些大块的你俩分了吧!”
 
  初见将两个乾坤袋拿出来,一个是莲义的,一个是衣
 
  “大哥,不可!我只需灵宝就行了!晶石还是你们用吧!”莲义着急道!
 
  莲义心中知道灵宝的价值,虽然晶石很贵重,但比着灵宝就不得一提了,能让仙尊都看重的东西,肯定比较贵重,而且还能镶嵌到兵器上面,如果卖到拍卖行,更是无价之宝!
 
  “初见哥哥,我也没什么辛苦的呀,这一路上,我们虽然遇到危险,也逢凶化吉了!大家都有尽力战斗,我就要点晶石吧!这龙涎香还是你用吧,日后你也需要战宠,再说我现在也用不到呀!”衣儿也推让说道!
  其实衣儿心中知道,这两件都是宝物,一个用到打造兵刃,一个用来诱因
 
  初见看着两人推让,便开口说道:“你们推让,这还怎么分!不然这样吧,我们先回天墉城,打造一下银龙枪,看看剩下晶石多少吧!龙涎香先放我这里,衣儿用时候,在来拿走就是了!”
 
  初见岂能不知衣儿心思,衣儿都是为了他好!他也想要实力,更想要战宠!因为打造银龙枪,肯定去天墉城,天墉城有打造武器的神兵店铺!而神兵店铺就是段嚣张的家族产业!初见和段嚣张的恩怨未了,他需要实力,这些虽然衣儿不知道,但衣儿肯定能感受到自己非常渴望实力!
处维修兵器,想到这里,初见心里总有一些不自在!不过为了新朋友莲义,初见也是愿意去一趟!
 
  衣儿听后抿嘴一笑,莲义看着远方说道:“大哥,我们不用回天墉城,我们可以去前面看看!听说过了风月谷,有个镇子,镇子上虽然没有天墉城繁华,但总有人说那个镇子很是神秘,也有高阶锻造师,甚至卖有高阶灵药!但是没人知道那个镇子叫什么名字!”
 
  “还有这等事?没有名字的镇子!里面的居民不知道名字吗?”初见听着不可思议问道!
,这不是新大陆嘛,或者就是封闭的世外桃源!
 
  “你说的无名小镇吧!我有一个好朋友,就是从无名小镇的居民,他不喜欢说话,实力也很强,听他说,他们那里就是叫无名小镇,而且他的名字也叫无名!”衣儿想了一下说道!
 
  “是无名小镇,无名?衣儿,你说的是天墉城第一剑客,无名剑客吗?”莲义吃惊道!
 
  衣儿高兴的说道:“对呀,他就在你们镖局不远处!莲义,你们也认识吗?”
 
  “不认识他!之前听说天墉城附近出现鱼怪,当时无名剑!
 
  这时衣攥着小手,站在原地未动寸步!大眼睛含泪说道:“初见哥哥,衣儿,衣儿不能陪你前去了,师尊说让我回去一趟!”
 
  “也是啊,我忘记了,衣儿出来这么久,白龙前辈也不放心
  初见这时缓缓伸开双臂,衣儿便抱了过来,两人紧紧相拥在一起,衣儿的秀发飞扬,小脸贴在初见宽阔的胸膛上,不知觉的留下一滴真情的眼泪!
 
  她明白也许很久都不会再遇到初见,也知道两人一见如故,彼此都有情感,虽然兄妹相称,但也只是尊重对方!
 
  “哎呀,衣儿,我也要抱抱!”莲义也蹭了过来说道
 
  衣儿听后顿时脸红不已,赶紧放开了初见!对着二人道:“你们路上小心一些!我先回去了!”
 
  “好,衣儿,我看着你回去!到了天墉城给莲义说一声,我凝丹以后便能与你密语来往了!天色已晚,你快回去吧!”初见拉着衣儿的手说道!
 
  初见这时心口不对,他当然不想放开衣儿的手,一路上的陪伴,这么多天,经历生死,早已经将衣儿视为自己的女人,虽然两人不曾开口说爱,也都是心知肚明!
 
  “初见哥哥,一定要来找我!”衣儿眼中泪花闪烁,扭头说道!
 
  她不想让初见看到,这卑微的眼泪!灵身一闪,八卦令牌带着衣儿的身